<address id="djvnd"></address><form id="djvnd"></form>
          
          

          <form id="djvnd"><nobr id="djvnd"><nobr id="djvnd"></nobr></nobr></form>

          <form id="djvnd"><nobr id="djvnd"><th id="djvnd"></th></nobr></form><form id="djvnd"></form>

                    <form id="djvnd"><nobr id="djvnd"><nobr id="djvnd"></nobr></nobr></form>

                    河北帝鉴食品有限公司

                    帝心制作一等品  百姓品鉴思三良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 面花传奇
                    详细内容

                    面花传奇

                      面花传奇

                      刘书琴 罗江

                      帝王珍馐尝百味,

                      鉴赏面花惊其美。

                      食材并非寻常见,

                      品质独特花中魁。

                      大明朝弘治年间,孝宗皇帝的宠妃张娘娘怀上了龙种,皇帝非常高兴。无奈娘娘闹喜病没有胃口,粒米不进,喝口水都往外吐。眼看着娘娘日渐消瘦,孝宗皇帝急的跟猴儿似的,于是便传下口谕,谁有本事让娘娘张口吃饭,赏锦缎两匹,宝瓶一对儿。

                      御膳房的管事不敢怠慢,立即把御膳房人员召集在一起宣布皇上的口谕,顿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可没有一个能让管事觉得可行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御膳房有个厨娘玉儿,是跟随娘娘一起进宫的。这天晚上,她梦见自己蹑手蹑脚地来到她舅姥爷在韩村(今河北黄骅市区)开的“面花馆”里偷吃面花,正吃得香甜,舅姥爷在背后拿起一个面花模子照着她的脑袋就打下来。她激灵一下醒来:俺的个丫(黄骅方言,对母亲的称呼)吔!再回味吃面花的香甜,顿开茅塞。一大早就跑到御膳房管事那里献计,说娘娘的老家兴济距离韩村不远,小时候就喜欢吃这东西,咱蒸一锅面花,说不定能让娘娘进食儿。御膳房管事唯恐做不出能让皇后开口的饭菜而无法向皇上交差,愁得一宿都没睡好。听厨娘这么一说,心想,当不住有门。于是,照着厨娘的描述,亲自蒸了一屉儿面花给娘娘端到跟前。娘娘一看,眼里都放出光儿来,立马伸手就抓了一个填进嘴里。只咬了一口就又放下了。对管事说:样儿倒是那个样儿,就是味道比俺们老家的孙记面花差了不少。

                      娘娘说的孙记面花,就是玉儿的舅姥爷做的面花。她舅姥爷名孙宗义,是渤海湾畔大韩村人,在韩村的鼓楼东街开着一家“孙记面花馆”。因为有一手做面花的独特手艺,做出的面花有形有神,香甜可口,在方圆百里都有名赫赫,人送外号“孙面花”。孙记面花的生意红火有加。无论是儿娶女嫁,还是祭祀上供,孙记面花都是吃食的首选。特别是逢年过节,孙记面花更是抢手,排队买面花的主顾常常弯了几道弯,能从面花馆门口一直排到财神庙儿。谁要是买不到孙记面花,就好像这个年节都没法儿过。而走亲的如果手里没有提着一篮子孙记面花,都不好意思进亲戚的门。而孙面花是当年在娘娘家帮厨的玉儿的舅姥爷,所以张娘娘在进宫之前能吃到孙记面花,也是一件自然的事情。而娘娘对少时吃到的那种不可能常吃的孙记面花的印象也就必然深刻。管事见到娘娘对孙记面花如此情有独钟,立马启程;亲自带人骑快马来到韩村,找到了“孙记面花馆”。听说要去为皇后做膳食,孙面花多少有些惶恐,但一想到这也是个为孙记面花扬名立万的机会,便一口应诺。

                      孙面花挑选了两个伙计,让他们带上一块儿自留“老肥”、一箱子面花模子和几袋子白面,这就要跟宫里的来人一道赴京。御膳房的管事一看乐了:你拿老肥就拿老肥,你拿模子就拿模子,咋还拿面呢,宫里有的是!孙面花说:大人有所不知,我们孙记面花必须得用我们当地产的旱作硬质麦粉做才好吃。因为我们这一带挨着渤海,地碱水咸,完全靠天吃饭,即便风调雨顺一亩地也最多能打两百斤麦子。但就是这样的麦子磨出面来才劲道,而且不粘不黏。我们孙记面花之所以这么好吃,跟这个麦粉也是有很大关系的。管事听后,也没再多问,一行人快马加鞭回宫去了。

                      御膳房从民间请了师傅来给娘娘蒸馍馍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不胫而走,迅速在宫中传开。因此,当孙面花带着伙计摆开阵势开始抄手干活的时候,宫里大大小小的厨官都来围观,就连后宫的小太监也禁不住好奇,偷偷溜出来,一睹面花蒸制的手艺。

                      这孙记面花的制作确实讲究。必须老肥发面、戗面细揉,用花模子磕出各种图形,再经阴凉醒发后装屉上大铁锅,用当地的红荆条大火蒸熟,揭锅回凉,总共十几道工序下来,面花制作才算大功告成。特别是看到孙面花竟然用一盆发面戗进十盆干面,连备受皇上赏识的一品御厨田得水都啧啧称奇。待一笼屉面花蒸出来揭锅回凉,整个御膳房,满屋子都弥漫着一股特有的麦香。馋得人直流口水,恨不得马上抓起一只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

                      一大盘面花端上来,香气扑鼻,沁人心脾,娘娘立马感到神清气爽。一改连日病恹恹的样子,一口气吃了三个面花。御膳房的管事又喜又怕,连忙给娘娘递水,生怕把娘娘噎着。

                      御膳房从娘娘老家请人给娘娘蒸面花馍馍的事儿,皇上早就知道了。但皇上想,宫里什么馍馍没有,你一个乡下蒸馍馍的又能蒸出什么花样儿来,料想也是白费劲!但这面花馍馍真的能让娘娘张口吃饭,还是让皇上感到十分惊奇;噬狭吹侥锬锏那薰,一眼就搭上那盘儿栩栩如生,润若羊脂,色泽美艳的面花,也忍不住抓起一条“鲤鱼”吃了起来。这一吃可不要紧,立马感觉口舌生津,麦香满腹。遂令御膳房管事装了一盘儿面花“寿桃”给太后送过去。太后吃后,大加赞赏。命人挑选了两匹绸缎送到御膳房,说是要赏给制作面花的师傅;噬弦布葱烁呈皇祝

                      良田万顷麦梢黄,

                      妙模生花任品尝。

                      从此宫中无滋味,

                      唯有面花飘异香。

                      传旨将孙记面花纳入御膳房糕点名录,并亲自书写“面馍花魁”匾额一块,又令宫中御用工匠雕刻了一套十二生肖纯金面花模子,赏给了孙面花。

                      从此,孙记面花在渤海一带的名气就更大了。而随着孙记面花名气的日益增大,十里八乡也便有了许多打着孙姓旗号开的面花店,什么“孙家面花店”“孙氏面花坊”“老孙面花铺”等等等等。但就如张娘娘说的,样儿倒是那个样儿,就是味道比孙记面花差了不少。

                      关于面花的传说,在如今的黄骅当地尚有不少版本。无论这些传说是否可信,面花在当地的传承历史之悠久是毋庸置疑的。2000年在位于黄骅韩村东四十里的全国重点文物;さノ弧7嵴蚪鹪幕胖肪统鐾亮艘慌罩泼婊W,至今还一直是黄骅历史博物馆的重要展陈,其中的鱼模、鸡模雕刻精美,形象逼真,每每引起参观者的浓厚兴趣,对这些一千多年前就存在的面花模子给予佳评。

                      现如今,要在韩村(黄骅市区)的街面上找“孙记面花馆”,已难见踪迹了。原有的鼓楼大街拔地而起了一座座高楼大厦,变成了黄骅的高档商业区。而财神庙也只保留成为市区的一处地名。然“孙记面花馆”的后人犹在。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骅节庆面花制作技艺”的传承人,孙面花孙宗义的第十四世孙——孙建军已不再拘泥于祖上作坊式的面花生产规模,而是将现代科技融入传统工艺当中,创办了具有相当规模的面花生产企业,依据孙记面花的历史传说,取名“帝鉴”,并使其成为中国面花食品的第一品牌。

                      孙建军说,他今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让每一个华人都能吃到并喜爱这种承载着历史和对未来的无限希望的“帝鉴”面花。

                      我说,品尝“帝鉴”面花,人人都是皇上。


                    河北帝鉴食品

                    座机:0317-5816888(早9:00-晚18:00)

                    手机:13091149494

                    地址 :河北省黄骅市西胡庄工业园

                    浏览手机站

                    关注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沧州市新东方网络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中福在线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